山南水北

佛系处世,道门中人

林方 感冒得吃药

上课瞎写的小短篇,小学生文笔,自割腿肉他拽出张纸产粮,渣文笔写不出林方万分之一的好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哧溜”方锐吸吸鼻子,鼻孔像被棉花堵了一样。“老林,你说我是不是得鼻炎了?”,他拽出张纸用力的擤鼻涕。“你这就是感冒。”林敬言端着杯热水放到方锐面前,随之而至的是两粒感冒药。方锐瞪大了双眼,眼里满是质疑,“我抵抗力哪有这么差?”质疑归质疑,他还是就着水把药 顺了下去。林敬言笑而不语,前几天温度刚上来点就早上晚上的穿短袖,春捂秋冻他是不知道吗。心里这么想他却没说出来。下午的太阳懒散的发着光,暖暖的。
   
      方锐依旧穿着短袖窝在沙发里看电视,怀里抱着薯片,嘴里嚼着林敬言时不时递来的苹果块。感冒药最大的功效就是能让一个亢奋的人想一睡方休。“老林我睡会。”方锐头一歪抱着薯片就载到在沙发里。林敬言一脸无奈,可是他就是喜欢这样的方锐。

       方锐是被热醒的。他睁开双眼时外面已经覆盖上了黑色的幕布,耳边是一阵阵温热的吐息,林敬言就这么搂着他睡了一下午。沙发什么时候放平的?方锐懒得去想这些个事,他眨眨眼睛,轻轻转了个身数数林敬言的睫毛,戳戳他的脸,吹口气,捏捏鼻子。对面的人不为所动,但是方锐明显感到搭在腰间的手力气变大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老林,老林。”方锐小声的呼着,林敬言没办法只得睁开眼对上方锐盛满星星的眸。“干嘛?”林敬言把唇贴上方锐的额头。 “吃屁。”方锐一脸严肃,三秒后整个房间都能听见他的笑声。“诶呦老林你好傻啊哈哈哈哈哈”笑着笑着开始左右乱扭还好沙发放平了是床,不然我们的点心大大一个翻身就可以与地板进行亲密接触。老林好傻。此刻方锐脑子里只有这四个字。林敬言嘴角抽了抽,嘴皮子上的比赛他从来没赢过方锐。
 
        方锐笑个没完了。林敬言决定不再理他,起身向厨房走去。“干嘛啊老林,生气了?”方锐忙坐起来,“没什么,做点好吃的屁给我自己吃,你又不吃屁就算了吧。” “别别别,老林我吃,我什么都吃!”林敬言没回答他,他下了床向林敬言飞过去嘴里嚷着“老林你做什么都好吃!”说罢像八爪鱼一样黏在林敬言身上。“又不穿拖鞋,小心感冒加重。”林敬言把方锐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抱到沙发上,拿了条小毛毯扣到他身上“看会电视。”转身回厨房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林敬言!”方锐这么正式的叫他的名字把林敬言整得一愣。方锐趿拉着拖鞋蹦哒到林敬言面前踮脚吻了吻他的唇,蜻蜓点水般。“快点,我饿的要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没办法,他们就是这么喜欢彼此。

写的果真很渣啊,还是求走过路过的大大们指点指点,最终谢谢看到最后的你们。【90°鞠躬】
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9)